2016年12月20日 星期二

[小說翻譯]天淵の双つ星 第25話 双壁

第25話 雙壁

Re-languaged by Imass—Imatan is non-virgin-


「多謝照顧」

「唷,還請再來!」

鈴叮。
報客鈴在大門頂上搖曳。
客人的腳步聲遠去,周圍再也沒有人影。
她目送男人離店,瞥了瞥我。表情是如同平常的快活。

「可以出來了喔,禪君」

「對不起,為妳添麻煩了」
從櫃台探出頭,謹慎視察周圍。
沒有人影。沒有人會注意。
重複確認可以不用再蹲下,我終於能夠舒展頸背。

「……呼。煩擾到妳要藏匿我,實在難為情。對不起」

「怎會呢,禪是客人來啊?錢你也有付,這點事舉手之勞而已啦!」

「可是啊,妳也知道,大鐘堂在追捕我。我是路邊小混混那還好,但我這種身份的人被發現來到妳的店,妳也沒飯混了吧」

「就說禪君不用擔憂啦!更可疑的來客我見得多了。況且我只是賣武器的,才不是大鐘堂的官。雖說很感激你這麼寬綽,我也沒有特別意思了」

她是大鐘堂御用武器工房「鶴屋」的店主。
少女的笑容滿有稚氣。看她一舉一動純樸,看來是真的沒有在意我的立場。
雖說她一襲工匠打扮,但神態比我年輕得多了。她平易近人、時時歡樂,比起武具舖,更像花店的看板娘。
不明白她為甚麼會涉獵於武具製作。
但我定,這鎮上沒有人比她更擅長於此領域上。


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

[小說翻譯]天淵の双つ星 第24話 アフターダイブ~私の役目~



 第24話 潛心後記~我的崗位~

Re-languaged by Imass—Imatan is non-virgin--

下午。
窗簾縫間透入的光,為昏暗的房間添上色彩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昨晚一語不發就入眠。我,還有愛狄露也一樣。
那次潛入過後,我們之間忽然變得好尷尬。
並非因為感到隔閡。說有冷場,也不對。
這感覺,實在太自然,所以才不習慣。
我還不知道對方的想法。想知道。
意識到這點,就無法保持平常一般。


「伊莉雅,肚子,不餓?」

嗯,不太餓

是嗎

愛狄露看著那隨風飄逸的窗簾。
我仰望愛狄露那臉孔。
她所望何方?
問不出口。所以我捏了愛狄露的臉頰。

「喂,怎了」

沒~事

腳都痺了

「慣一下吧」

「我的膝,不會硬嗎?」

不會。軟綿綿的

額頭被按了一下。
我揉揉額頭,看著愛狄露的臉。她似乎難為情,唔~的繃緊表情。
她的眼睛似是看著我,但其實看的肯定不是。
當下意識這點,我頗不甘心。

纏我吧

?」

「難得禪不在,就纏我多點啦」

「纏……纏,纏妳已經好緊了」

沒有啦倒是我在撒姐姐的嬌

是,是嗎

呼~,兩人一起吐氣。
愛狄露,想念的是未歸人。換是我,這感覺也不知如何自理。
而我的想念,所向正是我這擺不平的雙子姐姐。會感到她這一點可愛,我也算是頗不中用的妹妹。

「摸摸頭髮吧。

……這,這樣的摸?」

太柔了。要再激烈一點

激烈一點…………吶,我們在做甚麼了?」

還用問,就是練習啊

練習……嘰呀!?」

我站起來,推倒愛狄露。
就勢探頭往愛狄露的臉。窺視她動搖的眼睛。

「噫,伊莉雅……?」

「練習不行,本番如何是好?」

就說,妳想怎…………

一陣靜寂。空氣繃緊。
愛狄露就像無知小孩般不知所措。
不安,怕受刺激,放不下心──。

「去妳了」

「欸……喂,等,伊莉雅」

我站起身,愛狄露看著我的表情萎縮得很。
平常氣焰逼人,緊要關頭時卻畏縮不前,只一臉怯懦示人。我想,這表情太方便了。
也許,她這點能用作武器。
我且不為姐姐點明。

「這樣下去,幾時都只能作我的姐姐了」

欸,在貶我……?」

完全沒有。來,接下還要臥腹」

「嗚欸」

我的爪牙一道一道的伸往愛狄露。
找出空隙,刺上她的軟處。不然,愛狄露一定會往別處走了。
發過怒,才知道自己這心情。
我的姐姐,才不能簡單讓出去。
她多麼逞強也好,其實總是脆弱,不知世故。
姐姐這點,我從小就看在眼裏。總是護蔭著她。
我會成為牆壁。
從前就是,現在也是,往後亦是。
不要由得那些無法跨過我的人,輕易的觸碰到姐姐。

Re-languaged by Imass—Imatan is non-virgin--

次回:雙壁

2016年11月13日 星期日

[小說翻譯]天淵の双つ星 第23話 CS_Adel.Lv5 ~相克~


 第23話 心靈宇宙_愛狄露.Lv5~相剋~

「吶,普露。對普露來說,自己,是甚麼?」

「呼。自己,嗎」

自己、自己。雪白的少女如此反芻,凝視虛空。
眼望遠方,點指嘴旁。嫻雅而偶爾嬌答,這些技藝常人只得弄作出醜,這少女卻駕之純熟。

「自己,嗎。我只是莉莉的心護,無謂過或不及。……而看妳臉色,也不像是要聽這種回答呢」

「唔……不,雖沒說要問個徹底……」

其眼眸體察人心細微。
頭腦能理解這種無形無定的概念。
她非人,而有人的形態,比誰也更像人,比誰也更懂人。
我就像她。
不,該說我仰慕她。
我也是姿形不定的存在,好比融不透的奶般只得在內外境界漩轉。
而她似乎不同。
雖形態非人,卻比誰都顯得更像個人。普露普蕾奧似乎擁有確固的自我我要一問究竟。

「答不上口?」

「不。我總能回答。自己……呵呵,說著有點奇怪……對,要遮掩的東西。對我而言就是」

「欸……」

回答出乎我預料。
更覺自己無意識在等待中聽的回答,打算摸題作對。心中只得羞愧。
我果真卑屈嗎。
她的回答,伴著那全無迷惘的表情。我只覺自己太卑小,無比黯淡。

「啊咧啊咧,我害得妳萎縮了?我絕無此意……刺耳了?」


「嗯嗯。只是在反省。對不起呢,已經沒事了。妳回答中的理由,可以說來聽?」

「嗯,當然。若妳不介意表面戲言的話」

我默默點頭。
普露保持笑容,摘起裙擺微躬膝。
然後直立在半空。手疊腹前,背脊挺直。
唯有時針聲響。

「自己,不就是很脆弱的東西嗎?」

「……嗯。我也想,這是對的」

「對吧。就好比蔥,人呢,誕生那一刻是蔥芯,然後積上一片又一片皮而長大。嘛,像我這種非人,說出來準惹白眼」

「普露不就是普露嗎。沒關係的,繼續說吧」

「多謝體諒。對,我就是我。只是,真正的我,又到底在哪呢?這裏?還是,這裏……?」

普露表情看像很苦惱。
指尖沿肢體滑動,有如迷途尋鄉般,摸過腳、胸、唇、額──然後散落。

「哪裏也不在。畢竟它在中心處啊。可是,就算剖開身體也找不到。它的位置就是那麼深。它就是有理由非這樣不可」

「要,藏起來……?」

「嗯。不過,那不是我想這樣而這樣。或許是種不藏不行的命令所作。即使自己打算攤露出來,它也不會出來。妳想為甚麼?」

「…………它脆弱得實在出不了來」

普露普蕾奧點頭。

「要是夠堅強,它就不需要皮殼了。任何生物,都有其弱點,所以在心身都有機制去埋藏它。亦即是說,自己對我而言」

「就是弱點」

「正是如此」

普露保持平靜的笑容,晃裙轉身。
好像叫我看緊一樣,背對我張開雙手。

「我背上,妳看到了甚麼」

「有甚麼?……啊,是發條……?」

「沒錯,發條。話說,它,能拆掉的。要試拔出來看?」

「能拆出來……拔掉會怎樣?」

「我會死」

欸,我急忙縮身。
會死……?拔掉它,她就會死……?

「說笑說笑,怎會這樣就死啦。啊,妳驚呆了。不用太認真唷?」

普露普蕾奧握拳搓臉,擺出很呆笨的姿勢。
沉默片刻,我嘆氣像半截魂魄吐了出去般,沉肩舒緩緊張。
我,被玩了一通

「只是呢」

「只是,甚麼?」

「只是,它插的裏頭,總感覺有。我的,自己

「欸……?」

「吶,涅爾」

剛聽見她呼喚,又見她在背對我。
一會,她腰仰後,腋下擘開,臂伸過頭上。
從頭上,經過後腦、頸項,直到背上。既柔軟而簡單的,就轉動起來了。
她的手臂非人般伸出,觸及背上的螺絲發條。動作仔細,好比在呵護脆弱不堪的它般。

「要,拔出來看嗎?」

「呃……」

「我的內裏,不來探一探嗎……?」

「可是……可是,一拔出來,會有甚麼事發生?」

「不知道……但是,我,不介意…… ,」

她的手指一度跳起,然後牢牢抓緊了它。

「是涅爾的話,就不介意。很想涅爾來看,我那脆弱的自己。……不管,自己會變成怎樣……唔!」

顫抖的手,更發用力。
普露要一口氣扯發條出來了。

「不要!」

我急忙抱住普露。
為甚麼,為甚麼普露要這樣做……?
沉重的靜寂壓至。然後。

「好了,關於自己的講座到此完結~拍拍~」

「啊……?」

她從抱擁抽身滑出,舞動裙擺在半空。表情不帶哀愁。反而還嬉哈的笑。
剛才那般切迫是甚麼一回事?
少女一味奸詐的笑。我今日第二次嘗到她帶來的苦澀……虛脫懵然。



「妳這玩笑,對我來說還是太苦……」

「啊咧,妳當這是笑話啊。呵呵,涅爾也還是小孩,呢」

「唔~……都在想甚麼了」

普露普蕾奧背上螺絲發條一扯就扯出來,她往接口處吹氣驅塵。

「涅爾,妳想我剛才的言行舉止,多少是真實?」

「不足一成真」

發條一壓就插回背上。
我呆滯的看著這情景,對上普露眼神,嚇得心跳了一下。
其眸鮮艷,挑逗難違。

「不足一成。是這樣的話,就算作我贏。吶,涅爾,也許,我的笑話當中還混有許多真話啊。回想一下看看?」

「……聽妳一說……對了。……是啊,是這樣的事啊……」

這就是埋藏。
自己。自己的核心。
從出生起,那最為脆弱,最為重要的地方就一直在身體裏。
才不能,簡單的掀開示人。
所以要小心,而且巧妙的掩埋。為了守護那地方,守護最重要的自身。
……不過。
有時,人會想去揭露予他人看。
若得到對方了解。
若對方記在心中。
自己就會很高興。
但亦同樣害怕。
深怕嚇壞了對方。懼怕惹別人討厭。
與其變成這樣,從一開始就不要叫人知道。
只是人這種生物,還很想示之予他。
所以,才會一點點的揭露。幽幽期盼能得到理解。
然而,越發期盼,就更發懼怕會遭到排斥,隔膜加至更厚。
夾在希望與失望的縫間。壓抑鬱悶的心意。
不安之念,用一聲「說笑啦」矇混過去。最後──。


「…………姐姐」

「妳也是一樣啊。涅爾」

「欸」

Re-languaged by Imass—Imatan is non-virgin--